司机就要被罚款

2020-05-25 16:27

黄师傅今年40岁,做这一行有四五年了,当时入职体检时身体健康,可刚干两年多,就开始受到腰椎间盘突出等疾病困扰。“从某种程度来说,做这个工作就是拿健康来换并不高的工资。”

“现在‘单班车’的比例比以往要高了。”叶雪文表示,因公交司机缺口较大,企业无奈只好安排更多“单班车”上路。

因为招聘不到公交司机,惠州市公汽总公司2013年新批准的4条公交线路,目前只有双层旅游观光巴士开通了,其余3条都无法开通。

36路全程27个站,来回一趟用时约80分钟。陈师傅说,两车交班时只有13—15分钟,中午当别人午睡时,自己只能在车里闭目养神几分钟,午餐晚餐也是见缝插针,“大概四五分钟搞定。”为了不在中途上厕所,他还尽量少喝水。

“我们每天都招聘,平均一天招到两名司机;但是,公交司机的流动性比较大,平均每月有50名司机离职,所以,招聘的只够填补流失的,200名司机的缺口一直没能填满。”深圳巴士集团培训中心肖主任介绍,该公司每月都有50名左右的公交司机流失,“大部分去开旅游大巴了,待遇比较好。”

谁来为我们开公交?记者走近公交司机群体发现,公交司机入职门槛高、劳动强度大、工作时间长,且存在一定的危险性,因而对年轻人的吸引力不大,队伍难以补充新鲜血液,导致出现断层,据估计,未来用工缺口还将进一步扩大。

记者从佛山市交通运输局获悉,目前全市约有12000名公交司机,女司机仅一百来人,外地人居多,年龄多在40岁至50岁之间,且流失率较高。

每天早晨5时多,佛山公交司机李师傅就起床了,这时,他6岁的儿子还在睡梦中。“我一天上班时间超过12个小时,你相信不?太累了!每天就休息6个多小时。早上5点多起床,晚上10点多下班,下班后还要去加油、洗车、把车开到停车场摆好,才能回家。”黑眼圈很重的李师傅告诉记者。

东莞汽车总站万江城巴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目前,公交司机的月薪已从3000多元涨到4500元,但仍有不少人辞职。

“今年我们的工资涨了点,但是工作时间比以前更长了。上班多的话每个月能拿到5000元左右,但这都是拼命挣来的,一年到头没有几天休息。”在佛山开公交车的黄师傅来自肇庆,他说:“我一个人在这边基本上没什么生活可言,除了上班,就是吃饭睡觉,像机器一样运转。”

珠三角各市公交司机的工资相差不大,广深稍高,东莞、惠州稍低。据惠州市公共汽车总公司工作人员介绍,目前该公司司机的工资在3000元—5000元之间,其中大多数是4000元左右。

车总站安检室附近的小房间里,司机们围坐在一起吃盒饭,因为要赶在发车前吃完,有的司机来不及吃完便就匆匆起身上岗。记者询问了多名司机,发现他们年龄最小的也有40岁了,最大的50多岁。

在公交司机圈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:10个司机9个病。很多司机患上胃病、关节炎、静脉曲张、腰椎间盘突出等疾病。

开了10年公交的刘师傅告诉记者,公交司机的年龄基本都在35岁以上,老司机居多。“现在送快递的一个月都有六七千元工资,工厂流水线工人加班的话一个月也能有五六千元,公交司机责任大、压力大,对年轻人没有吸引力。”

连日来,羊城晚报记者兵分五路,调查了广州、深圳、东莞、佛山、惠州5市公交司机的生存状况,发现不独佛山闹公交司机荒。业内人士透露,广州今年公交司机缺口达9000人。据不完全统计,上述五市公交司机缺口则过万人。

广州公交司机工资最高者月入9000元甚至过万。据叶雪文介绍,正常的公交车排班是两名司机开一辆车,分别开早班和晚班,但一些公交企业会让一名司机开一辆车,叫“单班车”,“由于要经历早晚两个高峰,劳动强度大,所以收入比较高。”

再过几天,佛山禅城、南海及东平新城的部分区域将全面“禁摩”。为了应对“禁摩”,佛山陆续增加了不少线路和公交车辆。虽然各公交企业今年新招了200余名司机,但到年底还有近千名的缺口。

广州市人大代表、新穗巴士有限公司纪委书记叶雪文告诉记者,今年广州公交司机缺口已达到9000人,这和目前公交线路和车辆不断增加的趋势不太相称。

西部公汽的司机缺口更大,公司人力资源部负责人赵先生告诉记者,现有司机7000名,按照一辆车配两个司机的标准,至少还需要招聘1000名司机。

多名司机表示,工作时精神高度紧张,生怕发生什么意外。如果出现交通意外或乘客投诉,一旦公司确定责任归司机,司机就要被罚款。

东莞25路公交司机王师傅告诉记者,吃饭不定时对公交司机来说再平常不过了,因此胃痛就成了司机的职业病。

记者了解到,目前东莞城巴公交车司机的工资一个月达4500元,每月有4天的休假。不过,大部分的司机选择加班。“没办法,工资太低了,加点班,想多挣点钱。”在东莞开了10年车的刘师傅告诉记者。

目前东莞城区公交司机共需2420人,缺口达570人。“司机荒”导致东莞部分公交线路缺班,正常运营受影响。东莞城巴公司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公司长期面向社会招聘,但一直没招聘够。

该工作人员说,“公交司机的工资和运营效益挂钩,跑外线的司机工资会高些。”

今年,广州市交委和广州市人社局曾联合举办公交司机招聘会,7家公交企业入场出高薪招揽人才,但结果却不太理想。

巴士集团是深圳三大公交公司中最大一家,拥有5000多辆公交大巴,1.9万名司机,但根据该公司一辆车配4名司机的标准,尚存在200多名司机的缺口。

叶雪文说,前些年广州主要从外地招收公交司机,一些公交公司外地人数量过半。随着外地经济发展,广州公交司机福利待遇方面渐渐失去了优势,不少司机返乡发展,使缺口进一步加大。

目前,佛山各公交企业都在想方设法招募司机。“新招聘司机已有200多人,但离完成全年增车任务的司机需求量还有不少差距。”佛山市交通运输局公交科有关负责人表示,年底前还要陆续投放400多辆车,还需招聘近千名司机。

24日,记者跟随佛山李师傅的车。12时30分许,李师傅驾驶公交车抵达岭南大道公交枢纽站,这是他执行的线路的终(起)点站,将车停稳后,他赶紧下车向厕所跑去。“夏天太热,忍不住多喝水,可喝多了上厕所又不方便。”

按照不同的人车比例,惠州市各公交企业缺人状况不同。如东江公交公司约有200辆车,满编需要400多人,如今还缺30%。按计划是3个司机开两辆车,因为人手缺乏基本上是一人一辆车。

据了解,佛山禅城区仅65%的线路具备正规首末站,其余35%线路两端缺乏首末站。也就是说,35%的线路公交司机跑完一趟后,休息和上厕所都成问题。

惠州36路公交司机陈师傅已经入行两年,他每天5时多起床,6时30分便要赶到惠州学院发出第一趟车,直到晚上8时30分发最后一班车。尽管公司提供了每两天休息一天,外加每月四天的休息日,但超过10个小时的工作时间,还是让陈师傅有些吃不消。在开车过程中,记者注意到,每隔一段时间,陈师傅就要趁着空挡,腾出一只手按摩一下肩膀。